论“卓越”视角下的法律人才培养理念

作者:谭波 时间:2013-03-21 点击数: 文章来源:本站整理

一、何需“卓越”?

法学和神学一样,都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学科和专业之一。在国外,不少法科毕业生驰骋政坛,一方面充分显露了其在治国理政方面的卓越才能,另一方面,在有些经济危机发生时,修习法学的专门人才甚至也被委以重任来“重整河山”,大有“经世济国”之用,某种程度上甚至实现了“法学家治国”的理想状态。而我国在此方面与国外形成鲜明对比,个中缘由,实有必要一一追问:

建国以后,“优先发展重工业”的策略对我国的人才培养提出了指向,大量的理工科人才从高校走出,成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生力军,不仅充实了工厂技术一线,甚至也成为治理国政的人才。但是,基于专业所限和管理思维的不同,理工科人才或者说科学家治国毕竟不能说是完全“对口”。依据人才治国规律的走势,经济学家成为继科学家之后的第二波专门人才,改革开放以来,各项经济事业百废待兴,各项经济产业嗷嗷待哺,而各高校迎合市场需求,大量培养经济管理人才,这也成为我国在这一时期的主要用人思路。市场经济本身就是法治经济、规则经济,伴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问题也日益增多,需要规则的充实以保证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稳定、持久,缺乏法律规制的经济发展已经逐渐显现出它的不足和失灵。法律成为国家强化宏观调控的重要指挥棒。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加上之前的两年伴随着宪法的第三次修正“依法治国”方略的入宪,法律专业的理论地位空前提高,随之而来的则是大规模的扩招和专业“上马”。从“经济法学家治国”到“法学家治国”的阶段性转型也似乎到来。但是,在这一批风起云涌的专业兴办大潮中,有些学校降低了对法学专业的师资要求,低水平办学的实例也逐渐涌入了我国的法律人才培养市场。当盲目办学的热情过后,不加选择得来的“人才”既造就了法学专业本身的结构性过剩,也降低了专业本身的品位和要求,各高校尤其是理工科高校在低档次上培养出的法科学生成为社会和用人单位日渐排斥的就业牺牲品,再加上学生期待普遍过高,导致了法学专业就业市场的一片萧条。20116月,教育部对包括法学在内的10个本科专业亮红牌,即“失业量较大,就业率较低,且薪资较低”,[1]在高职专业被亮红牌的专业中法律文秘也赫然在列。而这时的公布也多少影响了2011年高招录取的前期专业填报。笔者所在的高校的法学院就在2011年暑期的高招中比预定名额少招了一个班,但笔者认为这绝非坏事,它既是社会真实状况的客观反映,更利于引起学校本身和整个社会的进一步反思。为应对这一问题,早在之前的两个月,[2]教育部就在公开场合提出了“卓越法律人才”的教育培养计划,力图在人才培养质量上充实法科毕业生的就业实力,即对于法科学生来说,就业有时“非是不为也,实为不能也”。另一方面的问题在于,法学专业毕业的学生并非像报道和坊间传闻的那样,学生毕业即失业,很大程度上源于学生想追求像政府公务员、法官、检察官等这类的优质就业或大学生村官、选调生等类似的准优质就业,而这与他们的实际能力状态存在客观的差距。因此,并非方面报001群而自治,则一个自由平等独立自主的国家就产生了。要想让学生达到入学和毕业时的就业期望值,就必须理性缩招,力据精品路线,达到国外的法学精英教育水准,不卓越的学生很容易在就业市场四处碰壁。在新一轮的法学办学大潮中,必将出现大浪淘沙的趋势,有些师资不足以再支撑其办学的底层学校势必也极有可能面临优胜劣汰、自生自灭的命运。

二、何谓“卓越”?

根据现代汉语词典,卓越被解释为“非常优秀,超越一般”。据字面的理解,“卓”,卓尔不群也,即需要高明而有特色,甚至某些方面特立独行也未尝不可。但在当今社会,作为实践性强的法学专业,没有优秀的实践能力也不能够得上卓越的标准。“越”,不断超越,在“赶帮超”中前进。“没有比人更高的山”,作为卓越法律人才,必定要有卓越的素质和心理素养,能够在关键时刻战胜自己。

“卓越”的一种表现应该是“有原创”,这种“原创”可以表现为作品,更表现为方法和技术上的创造。比如,在学习和司考方法上,“卓越法律人才”应该懂得怎么选取最适合自己的方式来让自己学到最需要学的知识。比如我们在专业的入门课程法理学上,首先会遇到法与道德、法与宗教的问题。要清楚地把握该知识点,首先要找到他们之间的共性,即往上追溯,法和道德、宗教都同属于什么?也就是找到他们的种概念,其实就是需要让学生结合自身在社会中生活、发展的感受,认识到法不是万能的,要达到社会的和谐,就必须有各种社会规范同起作用,而这里的社会规范就包括了法律规范、道德规范和宗教规范,等等。也就是我们以下图示1中所要表达的第一层意思。但是,只理解第一层涵义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在现实生活中,诸多社会规范的相互作用是动态的,这样的静态分类也不足以引起一些理工科出身的学生的兴趣。因此,就有必要鼓励学生自己用模型来展示他们在抽象思维中对这种关系模式的看法,而这恰恰是理工科学生的强项,于是,在这种针对式的提问下,就很可能诞生图示2或图示3中的关系图,即宗教教义、道德框框和法条相互影响,导致三者甚至更多的社会规范的内容发生变化,形成共生,或者,三者在内容上本身就有不少相互交叉的内容,有些违规行为可能同时违背了三种规范。虽然这种“原创”委实简单,但它毕竟鼓励学生大胆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对学生下一步的独立思考和学习方法掌握有着直接的促进作用。教师需要做的就是,在某些学生提出了自己的关系图示并作出说明仍嫌不足时,及时加进自己的补充,使这种理解模式更显健全、完整,保证整个理解过程的持续性和学生思维的创造性。

“卓越”的另一个侧面应该是“不盲信”,这里的“不盲信”指的应该是敢于质疑权威和教科书的错误观点甚至所谓的通说。以法理学中涉及的“法的渊源与法的形式”的问题为例,在一些部门法包括宪法的国家级规划教材中,[3]往往将两者不自主地混为一谈,认为法的渊源即法的表现形式。从实际的角度而言,两者有着质上的区别。作为“渊源”,应该是追根溯源,找出法最初的产生根基和苗头。而这与法产生之后所需要的载体理应是两码事。于是,在此一问题上,可以放手发动学生在不同的部门法中找出适例,并结合学生既有的知识储备,促其产生自己的真知灼见。比如,在行政法中,有的学者通常会将制定行政立法的行为等同于行政立法本身或其结果,如“根据抽象行政行为的具体表现形式,可以分为行政法规、行政规章、行政措施、决定和命令”,[4]这种前后不一致的表述也是某些学者理论不清、学艺不精造成的后果。但是,如果学生在学习过程中能指正该类错误时,那无论从心理上还是实际效果方面我们都可以说学生在向“卓越”迈进。

然而,有了以上两个面向还不完全够,“卓越”的压底本领还是在于“重实践”。正如有学者所指出的,“法学专业就业的另一个特征是,单凭法律学位就业越来越不容易,如果再没有实践经验,就业则难上加难。”[5]大多数国家的法学教育的主要指针都主要是应用型人才,如果缺乏实践技能,毕业后还要在某些法律职业和岗位上重头再来,这无疑是大多数用人单位所不能或不想接受的。相比国外,我国法学专业毕业生的动手能力无疑有不小差距。这理应成为“卓越”的优选和必经突破口。

三、以何“卓越”?

要质疑权威,要标新立异,就必须有质疑权威的资本和标新立异的基础、条件和手段。也就是,扪心自问,我们何以达致“卓越”?

1.法学教育师资和卓越法律文化为基础

卓越的法律人才首先需要卓越的法学教育师资。“卓越法律人才教育培养计划”中提出的“高校与实务部门联合培养机制”就是一项很好的针对性策略。[6]在教育过程中我们一贯强调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首先应该在教师身上得到应验和落实。法学是应用性极强的社会学科,缺少社会需求的面向,法律人才的培养路径无疑将越走越窄。

卓越的法律人才还需要宽松上进的卓越法律文化。相比硬件而言,这里的文化卓越更强调培养卓越法律人才的软环境。一名法科学生的生活和研究的大部分时间都离不开他的母校氛围,就像一颗小苗,如果它的外部环境常变常新,是一种催人不断践行现代法律理念、价值的环境,他必定很有希望成长为质地优良的参天大树。在当前高等教育已经逐渐大众化的大环境里,宽进严出尤其是道德教育和理想教育的严格应该成为我们确立新型人才培养观念的一项重要指针。从一国法治发展的路径上,在经历了“刑法时代”(国家主要任务在于稳定秩序)到“民法时代”(国家主要任务在于发展经济)之后,“行政法时代”即将到来,政治体制改革的任务已经逐渐提上议程,对于法律人才,也要求他们能够逐渐适应这一趋势,即不要把法律纯粹作为一种管制社会或发展经济的工具,更要求学生有治国从政的大理念,把当前之所学贯彻于日后,为未来政治文明的实现铺垫基础,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卓越的法律人才更需要优良的硬条件。在国外尤其是学术发达的欧美国家,一些私立大学的法学院系入读的费用不菲,先进的教学条件能够得到大量普及和满足,这也促成学生在校内接触到的是一流的教学素材和前沿的学术与实践动态。在国内,清华大学法学院开风气之先,走出一条培养国际化优秀法律人才的特色大路,比如,让学生成为编纂品牌校内刊物的编辑,锻炼他们的学术批判以及与外界学术大师接触的能力,树立专业心理和自信,未出校门之前就已经使学生掌控了自我卓越化的本领。因此,为了让学生能够得到最及时、最权威的学术读物及实践素材,我们有必要发动包括教师在内的各类渠道,通过与杂志社或出版社联络、教师推荐、学院保底的方式设立更新速率较快的读物超市,建立教师接待日或咨询窗口,让学生能在有求知欲和疑难问题时及时得到解答。

2.合理的法学教育理念为条件

卓越的法律人才还需要合理的法学教育理念。在高中阶段直接升上来的学生,除了部分高中政治和历史的基础之外,缺少学习法律的其他知识积淀,甚至容易在思想上随波逐流,形成对法学专业的低俗化认识。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要确立和稳定学生的专业思想,去除学生对法学理论学科的误认误识,告诫学生不要急于求成、急功近利,处理好“小”和“大”的关系,树立良好的法律实践思想和就业观,确立好法律理念与法律实践的比例与权重关系,并不断强调法律职业道德的重要性。

1 不同类别法律专业课程特性及其影响度对比

一般学生兴趣度

对学生职业生涯的影响

影响的方面

理论法学

小,内容抽象,相对显枯燥

逐渐增大,前期一般,后期愈强

理念,思维,“德”的要求

部门法学

大,案例引人,解决实际问题

逐渐减小,前期明显,后期一般

物质,技术,“能”的要求

3.广博的法学教学法为手段

卓越的法律人才也需要视野广博的法学教学法。在现实生活中,不少案例的出现,绝非简简单单地局限于某一部门法,而是自然地牵涉到多项法律技能和理论知识,这就要求学生从多方面综合把握各门课程的知识,打通学科间的知识壁垒和“经脉”,形成知识链、知识群,触类旁通,正如当前国内司法考试的出题思路一般。对教师来说,就是要融公法、私法、社会法于一体,最大限度地将易于理解的知识模型和理解方法传授给学生,让学生尽快掌握这种贯通式、类比型的学习方法。如图所示,我们完全可以用这种教学法在公法和私法两种不同的知识框架中说清自治原理的发展趋势及其必然性。

图示 公法民主与私法自治对比示意图

国民主权E国家宪法(constitutionE民主共和制政体

M 直接:全民最高权力机构

间接:代议

M

常设机构E执行部门(总理)

公司自治E公司章程(constitutionE公司治理结构

M 股东(大)会 最高权力机构

股东代表会

M

董事会E执行部门(经理)

在讲解完上述图示之后,教师再通过必要的总结,或通过引用名家名言,(如梁启超关于公法民主和私法自治相似性的观点,“求一身之自治,合一小群而自治,合一大群而自治,则一个自由平等独立自主的国家就产生了”,)以此引导学生产生公法与私法相融通的理念,激发学生树立自治的民主观念。同时,将其进一步引申,得出其他领域自治与上述民主相似性的结论(如图示),引导学生在以后其他的知识理解中也反复应用此种方法,则内化于心,屡试不爽。

图示 村民自治的民主示意图

村民自治E村规民约(constitutionE公司治理结构

M 村民大会 最高权力机构

村民代表会

M

村委会


四、余论

“卓越法律人才”是大战略,不可毕其功于一役。在当前法学教育遭遇低谷的时刻,对社会上和高校内各种消极情绪不可不防,但是要彻底防备这种消极和低谷,还需要从宏观策略和微观对策上通盘考虑“卓越法律人才教育培养计划”的发展进路,做到合理布局,不脱离实际,整个过程“有理、有力、有节”。



作者简介:谭波,(1979—),河南商丘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博士后研究人员,河南工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法学教育。



[1] 李琼.大学生就业蓝皮书发预警 法学、计算机就业亮红灯[N].广州日报,2011-06-06.

[2] 杨晨光.“卓越法律人才教育培养计划”咨询组工作组成立[N].中国教育报,2011-04-02.

[3] 周叶中主编.宪法(第二版)[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115-119.

[4] 方世荣主编.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学[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3:187.

[5] 王文华.卓越法律人才培养与法学教学改革[J].中国大学教学,2011(7):31.

[6] 许祖华.我国将启动“卓越法律人才教育培养计划”[EB/OL].中央政府门户网站2011-07-09.

河南省郑州市高新区莲花街河南工业大学三号楼 450001 0371-67756263 fxydzb@haut.edu.cn Copyright 河南工业大学法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后台登录入口